熱門搜索: 共和國作家文庫 尹建莉 何建明 遲子建 新概念作文 周國平 活著 三重門
盜墓文學開創者天下霸唱:寫現實是我的一個心結

眾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燈》曾風靡華語世界,之前的作品無一不是延續著古...

劉心武:《續紅樓夢》不為個人價值

很長時間以來,劉心武與《紅樓夢》這個標簽一直形影不離,他并不抗拒“紅學家”的頭...

文學新觀察:中國文學逐漸走進世界文學中心

作者:何明星   發布時間:2015年10月14日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1444676362939_1

rmrbhwb2015101307p33_b

說起2015年度世界館藏影響力最大的中文圖書,我腦海里浮現出兩個場景:2013年10月,在參加加拿大一個國際研討會間隙,我來到卡爾加里班夫雪山腳下的一個小鎮,在一家書店的書架上,英文版的《紅高粱》赫然而醒目。翻開版權頁上一看,企鵝出版社1993年版。莫言于2012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出版商借助這個時機再次重印,完全可以理解。但市場觸角竟然延伸到這樣一個小鎮上,卻著實令我驚訝。

2014年8月,我在卡耐基大學圖書館發現有一個中國文學專架,上面擺滿了中國文學圖書,既有莫言的作品,也有2014年剛在全美各地上市的麥家的《解密》英文版。有些圖書不僅有英文版,還有中文簡體版和繁體版。匹茲堡作為一個美國東部的內陸城市,不像洛杉磯、紐約那樣有密集的華人社區,在一個面積不大的公共圖書館里為什么設中國文學專柜?顯然,絡繹不絕的華裔留學生群體,是光顧這些圖書的主要人群。

這些腦海中的流光碎影,與2015年剛剛公布的30種世界圖書館收藏最多的圖書結合起來,似乎可以得出這樣一個結論:那就是隨著中國人走遍世界的步伐,中國文學正逐漸走進世界文學的中心地帶,中國文學的世界時代到來了。

從本文所附的這個表格可以發現,在30種圖書中,除2種為非文學圖書之外,其余28種均為中國當代文學作品,表明當代文學已經成為中國出版進軍世界圖書市場一個最有競爭力的板塊,并日益成為世界各國普通民眾了解中國、認知中國的一個窗口。這個表格有三個重要的標志:

一是中國大陸知名作家的作品,逐漸在世界各地也獲得同樣的認可度,這表明中國文學的影響范圍已經從本土在逐步拓展到世界。收藏這些作品的海外公共圖書館數量最多的達到71家,特別是歐美社會的公共圖書館系統,堪稱西方社會的細胞,其影響不可小覷。這些作品的作者均為中國知名作家,既有上個世紀改革開放之際成名較早的純文學作家,如賈平凹、劉心武、阿來、王小妮等,也有新世紀通過網絡而一舉成名的青春文學等類型文學作家,如張曉晗、辛夷塢、蔡駿、桐華等。此次上榜的均為這些大陸知名作家的新作,預示著中國文學的影響范圍已經大大超越了傳統的地理范圍,而在語言、文化的疆域層面上不斷延伸拓展。

二是熟悉中外社會、歷史與文化的作家作品,日益受到歡迎。如享譽海內外的華語作家嚴歌苓有3部作品上榜,分別是排名第一的是《媽閣是座城》,全球收藏圖書館為71家;排名第五的是《陸犯焉識》,全球收藏圖書館為51家;并列排名第八位的是《老師好美》,全球收藏圖書館為46家。其中《陸犯焉識》曾由張藝謀改編過電影《歸來》,獲得國內外的好評。這位生于上海的華人作家,常年生活在美國。熟悉中外兩個世界的文化與社會,能夠用英語創作,是一位成功的跨文化華語文學作家。

三是具有世界題材的作品,逐步受到廣泛關注。如排名第7位的《耶路撒冷》,全球收藏圖書館數量為48家。作者為徐則臣,是茅盾文學獎的候選作家。作品描寫的是一群江南青年人在改革開放歷程中成長的經歷,涉及宗教對于人類精神生活的作用探討,充滿了對于人生終極目標的探索與反思。據說本次國際圖書博覽會上這本書獲得了很多海外出版商的關注。

前不久中國科幻作家劉慈欣獲得“雨果獎”,這個獎類似于科幻創作領域的“諾貝爾文學獎”。這個獎項與其說是對于中國科幻文學創作水平的認可,不如說是中外文學創作與閱讀趣味逐漸合流的一個標志。劉慈欣《三體》的英文譯者劉宇昆是華裔科幻作家,由于長期生活在西方社會,對歐美大眾閱讀心理爛熟于心,但同樣對于中國科幻作品并不陌生。美國托爾出版社在2014年11月推出他翻譯的《三體》之后,迅速獲得美國科幻迷的響應,不到一年時間,截止到2015年8月25日,全球收藏圖書館數量達到了725家,數量超過了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莫言的成名作《紅高粱》(681家),接近麥家的《解密》(734家),影響之大超乎意料。在劉慈欣獲得世界名聲的路途上,譯者劉宇昆功不可沒,而熟悉中外文化與社會的雙棲特質,是中國科幻文學大放異彩的主要原因。

總之,中國文學的世界化進程是與中國人到世界各地投資、興業、旅游、求學以及海外定居的步伐同步的。一個超越傳統國家、民族、語言以及歷史、文化疆域的華語世界文學在慢慢形成。它不僅展現在中國人在異域的情感、思想和心靈歷程,也展現世界其他民族、宗教、文化對于中華文化的接受與影響,其創作的語言不僅僅是漢語,可能還有其他民族語言,體裁也不僅僅是圖書、電影、電視,還有日益豐富多彩的動漫、游戲以及網絡文學,甚至是歌劇、輕喜劇,但其靈魂是中國人的,這就是正在慢慢形成的華語世界文學雛形。而華語世界文學的出現,是中國文學走進世界文學中心最為顯著的特征。

(作者為北京外國語大學教授,中國文化走出去效果評估中心執行主任)

網友評分:

0人參與  0條評論(查看)  

網友評論
點擊刷新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匿名評論      已輸入字數: 0

相關文章
澳洲幸运5开奖 pc蛋蛋 幸运28预测软件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 秒速赛车二期计划 内蒙古十一选五任五遗漏 黑龙江36选7走势图 福利彩票 股票推荐分析 广东36选7开奖结果查询 安徽快3投注技巧 江西快三今日开奖 上海11选5前3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