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共和國作家文庫 三重門 周國平 尹建莉 新概念作文 活著 可愛的骨頭 遲子建
梁小民:我認為《陣痛》人人都該看

要推薦三本可讀的書,我認為《陣痛》人人都該看,認識那個亂世,也認識亂世中的人。...

莫言:假如我是親歷者 《紅高粱》可能會更有意思

在觀看完電視劇《紅高粱》的片段后,莫言先生潸然淚下。

劉和平:文藝作品是另一種歷史真實

從創作角度來說,不一定我動筆的那一天才是我創作的開始??赡苁情L久的積累和沉淀,通...

當代戰爭文學研究的新探索

作者:羅先海   發布時間:2014年01月04日  來源:  

  中國新文學學會第29屆年會暨“和平文化與戰爭文學”國際學術研討會于近日在湖南懷化召開。會議由中國新文學學會、湖南省文聯和懷化學院聯合主辦。來自日本、加拿大、馬來西亞和中國大陸、臺灣近180位國內外專家、學者,圍繞和平文化理論與戰爭文學敘事、戰爭文學整體研究、抗戰文學評價、戰爭與人性、戰爭題材作家作品(影視)研究、戰爭詩歌研究、戰爭文學的歷史真實性、戰爭文學中的國民性以及日本的戰爭文學、臺灣的戰爭文學等問題展開了熱烈的研討。

  在研討過程中,王慶生強調,戰爭既是一個古老而永恒的話題,同時也是一個具有深刻內涵和實際意義的話題,貫穿于整個人類發展史。銘記戰爭給人們帶來的苦難,避免歷史悲劇的重演,弘揚珍愛和平的傳統,讓戰爭遠離人類,讓和平永駐人間,是每個人的期望與責任。張炯則從新文學整體研究的視角出發,將中國新文學戰爭書寫分為三個時期:第一時期是20世紀上半葉,從北伐戰爭開始,謝冰瑩《從軍日志》,蔣光慈《少年漂泊者》《短褲黨》等間接地描寫北伐戰爭和十月革命戰爭初期,拉開了新文學戰爭書寫的序幕;第二個時期為新中國成立到文化大革命結束前期;第三個時期為改革開放后30多年。認為戰爭與和平構成了人類歷史的悲歡交響曲。劉紹峰指出,我們既需要透過戰爭文學思考戰爭的根源,倡導和平,也需要通過探討文化與國家的關系探究具有現代品質和精神的和平文化。熊元義認為,反思戰爭文學要站在時代的高度反思中華民族應有的世界地位。那種“民族的就是世界的”觀點某種程度上也拘囿了學術思維,我們講的是對世界問題作出貢獻,而事實上一個民族也不能置外于世界,所以,應該是推動人類文明發展的優秀作品才是世界的。只有通過樹立正確的民族文化觀來反思戰爭文學,反思當代文學,推動文學的發展,這樣中國的文學才是更有希望的?!皯馉幬膶W與和平文化”的主題研討在會上得到了與會專家、學者們的一致肯定。

  那么,和平文化與戰爭文學二者之間是對立的關系,還是有著深刻的內在關聯?和平文化為戰爭文學的發展能不能提供新的研究視域,從和平文化的新視角研究戰爭文學又如何展開?這是本次會議研討的核心問題。譚偉平認為,和平文化與戰爭文學之間并不是完全對立的關系,就二者關聯性而言,至少存在創作和研究兩個層面的關系。董正宇談到,進入新世紀以后,世界范圍內由戰爭文化向和平文化的轉向,為我們重新審視20世紀中國文學的整體狀況提供了新的視角。張益偉則從和平文化理念出發,具體展開對新世紀日華文學災難敘事的研究,認為日華災難文學在和平理念的觀照下打破意識形態的重重壁壘,在生命認知和人與自然關系處理等多種層面都有價值的彰顯和意義的開拓。曾銘(加拿大)以加拿大把和平提高到國家第一要務來抓為例,談論華人對加拿大文學、歷史學方面的貢獻,在會上提出了希望加大“和平文化與戰爭文史學研究”的期望。林宛瑩(馬來西亞)以馬來西亞華裔作家小黑為例,通過其創作軌跡探討馬來西亞華人在抗戰時期為了堅持理想的追求而作出的身份選擇。

  對于創作者而言,當他們面對客觀的歷史戰爭素材時,要融入自己的價值觀念去看待戰爭,描寫戰爭;而對于評論家而言,則應以歷史的眼光去評述傳統和當下的戰爭文學樣本,以自己對戰爭的看法引導創作者的心態。創作者和評論家之間應該通過互動共同推動戰爭文學理論與創作的繁榮是與會專家們研討的又一共識性的問題。王智新(日本)“關于日本文學如何反思侵略戰爭”的主題發言引起了與會專家、學者們的高度關注。他認為,由于日本戰后不同時期“反戰文學”缺乏對戰爭和平性質的認識,所以,他們不可能達到人類對和平理想境界追求的高度。他期待著日本作家能從加害者的角度,從整體上,從廣闊的文化背景上,探討和剖析戰爭的內在原因;如能對戰爭的帝國主義性質給予必要的批判,將具有更加發人深省的影響和巨大推動力量。倘若如此,這必將是世界愛好和平人民的福音。同樣是來自日本的華純,通過淺析日本戰爭文學中過度的“被害”意識,揭示當下日本社會為何存在戰爭認識的誤區。譚桂林認為:對于戰爭文學的研究,從20世紀50年代開始到現在一直在發掘并且有所研究,也確實體現出了當下的一個思想高度。相比新中國初期對于戰爭研究的思維模式和批評模式,我們現在的確進步了很多。在近代創作方面,由于作家本人的體驗和經歷有所欠缺,對于戰爭問題的思考或者說是思想背景有所欠缺??陀^地說我們的創作也確實取得了一定的成績,如若我們的創作再上升到一個更加多元多角度的思考層面,相信我們的創作成就會得到更加廣泛的認可。

  如何看待戰爭中的人性問題?怎樣解讀戰爭文學中有代表性的文本和典型的文學樣式?也是與會專家學者們關注的一個焦點問題。從“戰爭人性”與“人學”視角,肖向東認為,中國當代戰爭文學創作經歷了從“十七年”“政治性”主題審美規范下“人性”的遮蔽,到“文革”“神魔斗爭”模式荒謬演繹中“人性”的扭曲,再到新時期“民間化”寫作取向對“人性”深度發現的過程。譚元亨結合自己的創作心路歷程,認為對人道主義的研究,一定要把歷史打通,包括近現代史,把文史哲的各個學科領域打通,從而拓展我們的視野,以更開闊的文、史、哲的眼光,尋求戰爭文學中人道主義的思想脈絡及其邏輯起點。

  與會代表一致認為,20世紀是一個戰爭的世紀,在中國新文學史上,不僅在戰亂時期涌現了許多戰爭文學作品,在新中國成立后,戰爭文學創作一度構成了中國當代文學的主旋律。與會代表們充分肯定了中國新文學和戰爭文學的實績,盡管相比世界文學而言,中國經典戰爭文學的代表性不夠突出,但進一步拓寬戰爭文學理論與創作的研究視域,相信能不斷推動戰爭文學的繁榮和發展。

網友評分:

0人參與  0條評論(查看)  

網友評論
點擊刷新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匿名評論      已輸入字數: 0

相關文章
澳洲幸运5开奖